无辞竹

何人堪伴轻暖,渐行渐远渐无书

空余浮世一大白

我其实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,曾经誓誓旦旦说绝对不会放弃的东西,也会有轻易舍弃的时候;曾经喜欢到骨子里的人,也会有形同陌路的一天;曾经以为自己能轻易做到的事,等到很久以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没有做到的能力了。

我曾经很喜欢一本漫画杂志,但是因为当时要买其他的杂志,所以不得不放弃它。当时每次看到书店里出了新的一期,自己却没有多余的零花钱去买它时,内心的煎熬如同背叛。

时间会冲淡一切,再浓烈的情感也会有冷却平静下来的一天。

我以为自己只要不把自己的一颗真心交付,不对他人抱走期待,这样受到伤害(就像是期待落空和背叛)便会少一些,这样自己便能潇潇洒洒的做自己,别人不过都是舞台上的戏子,他们的悲观离合皆如镜花水月,我不过是台下的观众,我会为他们悲伤他们笑,但是转眼间,我还是我。

只是偶尔,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恍惚间,会为当初的太傻太天真而苦笑一两声。

我曾经的天真就是自以为我能看透人心,我曾经的单纯就是给人毫无保留的信任(虽然我觉得现在也是五十步笑百步)我曾经的傻就是我再一次次的错误后还执迷不悟。

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,有的人离开了,他会再次回来,有的人离开了,那就是从你的生命里销声匿迹。我有幸在那片江湖里认识过两个老前辈,他们从这片江湖开始时就在了,一个含着泪水删掉了客户端;一个悄悄地有了,明里什么都没有抛弃,其实态度温柔决绝。

我不奢求谁能够理解我的想法,拥有一个能理解自己的知音这本就是是一种奢侈,伯牙只找到了一个子期。

其实辗转到了如今,一切都是过去,一切都是怀念,我怀念曾经的热闹和欢笑,照样习惯于现在的孤独。

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人来到这是世上,然后孤零零的于寂静中默默的离开。

晚安,我那个多愁善感的姑娘,愿你好梦如旧。

评论
© 无辞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