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辞竹

何人堪伴轻暖,渐行渐远渐无书

未闻蝉鸣——记那个快被遗忘的十八岁生日

伏天的下午,闷雷阵阵,空气中隐约有着雨水的气息。

 
 

今年的夏天,未曾听见蝉鸣。

 
 

生于夏季,我喜欢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水汽和那鸣叫不停的蝉。

 
 

今年的夏天,与往年不一样。少了一份期待的单纯,多了一点不知所措。命运拉扯这我的衣领向前奔去,我望着前方一片黑暗的甬道,在那近头,有着什么等着我?

 
 

其实每次想写点什么,到头来,总会无缘无故的作罢。想说的太多,却发现无从说起。到头来,只是沉默。

 
 

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走的路,有的路,有人自己选;有的路,有别人帮他选;有的路,你却发现无从可选。要么就把委屈与不甘吞入喉咽下肚,要么就就再转身去荆棘从里,看看一身狼狈后还能不能找到一条新的路。

 
 

今年的夏天为闻蝉鸣,是它已经离开,还是在大地里沉睡。它明年回醒过来吗?

 
 

很喜欢眉间雪,那种物是人非的沧桑,大概是我感受最深的地方。风景依旧,旧人不在。

 
 

听到一首很熟悉的歌——故人叹。初中的时无意间知道的,那时候只感叹于哀伤的基调与词的美。现在听起来,才明白里面的哀伤又哪里是我当初以为的哀伤。有的东西你初遇时太小太年轻,以为看到的便是真实,一心一意的信任这你所谓的真实,可是等数年后回首才发现……当初的真实后面的东西是多么伤人刺心。

 
 

我学着与这个现实妥协,学着以前不感兴趣的知识,学着和不喜欢的人交往,学着把自己从笼子里解放出来。

 
 

对一句话印象深刻,就用此作结语:

 
 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我走了,却从未离开过江湖。

 http://play.baidu.com/?__m=mboxCtrl.playSong&__a=604215&__o=song/s||playBtn&fr=-1||www.baidu.com#

评论
© 无辞竹 | Powered by LOFTER